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299ff雷锋论坛 >
299ff雷锋论坛
刘伯温论坛228333币安「首席客服」何一全维度拆
时间: 2019-10-04

  币安「首席客服」何一全维度拆解 BNB来源:财金网发布时间:2019-09-29 18:23:48

  9 月 26 日下午,「琬点聊-交易所突围战」第十期开播,本期主题为「币安首席客服何一,全维度拆解 BNB」,本次直播由 Blocklike 创始人小琬对话币安联合创始人兼 CMO 何一。

  在与何一的长谈中,何一梳理了 BNB 的从 2017 年开始直至今日的重要节点以及战略规划。作为币安最核心的「标的」,BNB 在币安的价值从未发生过偏移。这一币安体系内通用的「GAS」,已经经历了销毁机制、抵扣交易费、应用场景落地等多个层面的设计,未来还将加强稳定币维度、「启明星计划」等对于 BNB 及整个币安生态体系的支持。

  对于频繁地推出自己平台新业务的币安来说,计划开通合约业务、开通杠杆交易、对标 Libra 做区域版稳定币启明星、开通理财产品币安宝、OTC 业务、收购数 字货 币衍生品交易平台 JEX 等等,看似种类繁多,实则环环相扣,展示出了币安未来业务与生态布局的逻辑线。下一步,币安希望在国内找到更为合适的切入口,优化与整合币安上下游产业,继续完善产业链,在向亚洲地区和华语地区有所倾斜的时候,币安希望可以更积极地与大家产生更多的交流。

  1、BNB 在币安的位置从来没有发生过偏移。BNB 是币安体系内通用的「GAS」,在币安生态体系中,无论是合作方、投资方或币安的子公司,习主持召开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五次会议50588金虎堂,BNB 都会是最核心。

  2、币安的公链目前已经跑得比较流畅了,且支持了多个落地项目(不只是币安的项目)在运转。可以看到公链对于整个行业带来的变化。

  3、币安去年在全球范围内的合规方面做出了巨大的努力,同时带来了币安在法币通道上的布局。在未来,合规会成为一个核心的竞争力。

  4、目前币安仍然是全球流量最大、访问用户最多和使用 BNB 交易最多的平台,这无疑是币安最大的应用场景,这可以说是整个区块链行业里面的第一应用场景也不为过。

  5、不管是 ICO、IEO 甚至是 STO,最终由项目本身的质量决定其发展的好坏。项目的价值观决定其能否回馈给持币者。

  6、此前币安更改销毁计划,真正影响到的是币安团队的部分。按照白皮书,团队的核心成员应该会分掉大部分的 BNB,并且享有自由卖出的权利,但我们并没有这么做。

  7、投资并购在传统市场都是常见的公司增长的方式,收购 JEX 也是基于此。币安不会拘泥于币安目前已有的合约或者已经收购的项目,如果市场上有任何优质的团队或人才,币安仍会继续保持开放的心态。

  8、在下一步的战略规划中,币安将主要从以下四个维度进行布局:产品方向;公链和 DEX 方向;启明星计划;寻找优质创业团队。

  9、今后,币安希望在国内有更接地气的、合适的切入口,同时也会寻找优质的上下游公司的投资机会,并跟大家产生更多的交流。

  小琬:BNB 作为币安的平台币,自 2017 年至今上线两年的时间,从私募价格 0.15 美元到今天 20 美元,实际涨幅已达 130 多倍,2019 年的涨幅也有 3 倍左右,可以说是非常不错的成绩。BNB 对于币安的重要性毋庸置疑,请问一姐对于 BNB 的战略规划从 2017 年开始发生了哪些变化?有哪些重要的节点?

  何一:BNB 在币安的位置,或者说价值从来没有发生过偏移,无论是从规划还是整个未来的发展。BNB 是币安体系内通用的「GAS」,在币安生态体系中,无论是合作方、投资方或币安的子公司,BNB 都会是核心的「手续费」或者「标的」。

  我觉得,在今年在讨论得特别多的就是 Lanuchpad 的项目,但是,回头去看,早在 2017 年的时候,币安就推出了Launchpad。当时ICO还比较火,ICO 市场上普遍用 ERC20 去发行,募资普遍用 BTC、ETH。当时币安上线不久就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所以在Launchpad项目发行时直接用的 BNB,也就是今年大家所看到的「用 IEO 推高平台币价」的事情,其实是一直以来就有的。

  当时有一个比较有意思的事情,大家知道,2017 年发行的项目其实已经全部完成了在中国地区的清退,在清退过程中,就会有用户是用 BNB 去投的项目,但是 BNB 的价格跌得又比以太坊多,最后就不得以由币安来承担了这部分的价差。

  BNB 早期募资的时候,其实跟其他平台币比就少的多,实际上我们只募了 1000 多万美金,不到 1 个亿人民币,所以这就决定了我们本身持有的币不多,又受「94」的影响,BNB 下跌,币安补贴了这些用户的清退款将近 2000 万。

  对于当时的币安,这是挺大的一笔钱,我们也小小地肉痛了一下。也包括说在中国地区 BNB 用户的清退,当时很多情况是以发行价去清退的,但我们是按照市场价 4 元左右去清退的。当时有种感觉:「币安一共只募到这点钱,就用了大半个身价去补贴用户了。」

  1、币安的交易部分很快做到了全球现货市场的头把交椅,包括币安在全球的用户总量,包括当时的交易量,这个维度会决定了 BNB 当时的价格。

  2、币安去年在全球范围内的合规方面做出了巨大的努力,同时带来了币安在法币通道上的布局。

  我们昨天发布了这样一个消息:币安已经在全球超过 170 个国家开通了法币充值通道。即是说,现在在这 170 个国家内,可以使用信用卡或借记卡直接在币安的官网上进行比特币或其它代币的购买。

  3、第三点在于币安的公链。到目前为止,币安的公链已经跑得比较流畅了,而且支持了多个落地项目(不只是币安的项目)在运转。可以看到,除了IEO 的加持,上半年我们也看到了公链对于整个行业带来的变化。

  在未来,我们会进一步加强在稳定币维度以及目前已经开展的「启明星计划」对于 BNB 及整个币安生态体系的支持。

  小琬:我们常常看到币安有很多引领行业的创新玩法,不断刺激市场。比如刚才你提到的,一开始币圈项目还是用 ICO 的模式进行募资,币安首先推出 IEO 模式,迅速点燃了当时 1 月份还处于低迷的币圈,并掀起一波平台币的行情。其实到目前 IEO 已经从募资方式变成了宣传方式,市场对于 IEO 也感到很疲乏,你认为 IEO 模式是可持续的吗?是否还能够持续带动平台币上涨?

  何一:其实,要去看 Launchpad 的本质是什么,至少币安在做 Launchpad 的时候,币安希望帮助熊市中还在兢兢业业干活的项目方,以一个比较合理的价格,让利给一些用户,并收获这些种子用户。同时,我们也认为去年整个区块链市场的估值价格偏高,如果能以低于一级市场投资人的价格给到二级市场的用户,对用户来说也是好事。

  所以如果说回归本质,币安只是想帮助好的项目获得种子用户,也帮助用户拿到一个合理的价格,就如同刚开始的 BNB 一样。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确实对每个项目方的盈利模型、团队背景等做了积极的调查。当然。目前整个行业尚处早期,倘若我们目前的标准,包括团队审核、技术审核、资产审核和进度审核,可能不足以完全的决定该项目在未来是好或不好。但至少在当前,对这项目方的综合评估上,已经达到了市面上比较优质的项目的标准。

  其实这跟当年的 ICO,或更早的代币众筹一样。我们看代币众筹本身这个动作、这一行为是没有问题的,也因此而诞生了比如以太坊、NEO 等优质项目。只是随着时间发展,这变成了敛财工具,用以收割用户。

  所以最终我们认为说,不论是熊市还是牛市,不管使用 ICO、IEO 甚至是 STO,最终由项目本身的质量决定它发展的好不好,比如说一个项目有成熟的盈利模型、很好的技术背景,等等。项目的价值观决定它能不能回馈给到它的持币者。

  说来有些人可能会笑,但其实,币安并没有单纯地做过自己的币价。在 2018 年,大家都在疯狂的做一些「节点」、「锁仓」等行为来强行去拉币价的时候,我们其实是非常冷静的去再看整个行业,去看用户的需求在哪里。对于 BNB,价值多出来了,价格自然会显现出来。

  小琬:无论是销毁机制、抵扣交易费、还是应用场景落地,币安为 BNB 设计了非常完善的上涨机制。在应用场景方面,目前 BNB 的使用场景有哪些?哪些使用场景是最受用户欢迎的?

  何一:目前 BNB 的典型使用场景,肯定是在币安进行交易,充提手续费,我觉得蛮多平台以前都不太喜欢收自己的平台币。但是币安从一开始就相信 BNB 必会成为非常主流的币种。所以我们,包括我本人是非常愿意持有 BNB 的。

  如果使用这个代币的人越多,持有这个代币的人越多,那其价格也就越高,这是大家的共识。目前币安仍然是全球流量最大、访问用户最多和使用 BNB 交易最多的平台,这无疑是BNB的最大的应用场景,这可以说是整个区块链行业里面的第一应用场景也不为过了。

  第二点,就是大家提到的代币众筹,其实我刚才也提到过,在2017 年,其实就已经有项目在接受BNB做代币众筹了,通过这两年的发展,其实我们发现一些跟别人完全没有联系的项目方也在用BNB众筹。由此可见,我们在全球范围内其实是有非常高的共识的。

  第三点,币安公链已经上线,假如要在币安的公链上面进行发行的话,是需要使用 BNB 的,当然,如果想要在币安 DEX 上面 Listing,也是需要使用 BNB 的,目前基本都是自助的模式,它的成本相对低廉、非常经济。

  同时,也提醒我们的听众朋友,如果在市面上有人称「只需要给我一个 BTC,保证你可以上币安」,那肯定是骗子,所有的币安 DEX 上币都是公开的。

  第四点,由于币安之前做出的努力,在全球范围内获得了大量的区块链、非区块链企业的认同。我们会看到有越来越多的落地的商家,比如开播之前聊到的咖啡厅,或者一些手机厂商、酒店,都将会用 BNB 付款。

  我觉得,我们在描述中把这个词形容为「币安生态」,确实不太准确,准确来说应该是接受用 BNB 进行支付的第三方,这其实还蛮多的。

  在未来,不管是我们新增加的合约产品,还是其它的衍生品,包括各种上下游业务中,都会将 BNB 纳入其中,作为通用的 GAS。

  币安到今天还是一个才两年多的创业团队,会继续向前努力,也希望大家能给我们更多的支持。

  小琬:7 月份时币安公布更改销毁计划引起了巨大的争议,在此消息公布前一定是对利弊进行过评估的。请问一姐扛着可能面临的争议,依旧要推行新的销毁计划最重要的原因是什么?从长期看会对 BNB 带来怎样的影响?

  何一:BNB 的销毁机制其实是从币安的白皮书出来就一直有了,所以我们的第一次销毁是在 2017 年的 10 月,后来我们看到很多平台都在跟随这一机制去设计。我觉得可能大家不太理解的一点是「为什么别的平台是回购销毁,而币安是直接销毁?」,这就是之前提到的,因为币安自己收的手续费就是 BNB。

  从这个立场来看,币安销毁的是收入的 BNB还是币安团队所持有的 BNB,本质来讲,其在市场上对于用户的感知并无太大的影响,真正影响到的是币安团队的部分。按照白皮书,团队的核心成员应该会分掉大部分的 BNB,并且享有自由卖出的权利,但是我们并没有这么做。

  而调整后,币安团队需要花更长的时间确保币安的整个运转顺利,确保币安每年非常赚钱,确保币安有更多用户,确保币安有更多好的产品来服务用户,才能够最终确保自己在这段漫长时间里拿到回报。本质来讲,这是团队的一个延迟的满足感。

  当时公告出来以后,确实受到了来自不同竞品的不同的声音,我们也表示理解,因为每一个平台本身白皮书、方案都各有不同。

  但长期来看,就不管是对于币安团队本身的结构稳定性,和大家的「饥饿感」的保持是非常有用的。

  我们经常听到别人说,「买了 BNB,赚到多少钱」、「单车变摩托」或者「别墅靠海」。还是那句老话:「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币安整个团队到现在还是在一种非常高速的运转中,也在非常努力、非常拼命的工作。如果别人工作八个小时,你工作 18 个小时,结果当然会不一样。币安发展到现在也就两年多,但是我们每天花的时间都比别人要多很多。

  何一:新的团队解锁的方案其实在团队内部推进上没有太大的阻碍,根本原因在于,我和 CZ 应该是最大的持币者,所以我觉得如果 CZ 可以放弃,那我也可以去放弃这种兑现的机会,然后去做更长时间的一个规划。至于团队其他成员,也是非常 Open 地接受了,这点我很感激。

  我们确实在行业里面看到有很多项目方可能会去拿他们比白皮书兑现的时间更早的这些代币去市场上砸盘、割韭菜,但确实我觉得这个不是币安的价值观。只有价值观更相近的人才能够走到一起,然后才可能让一群普通的人去创造一件不普通的事情。

  小琬:币安链也取得了很多进展。据悉,币安链主要专注于币安 DEX 的开发和建设,币安链近期有何规划?如何在技术上为币安提供更多的支持?根据币安链八月报,币安支持原子交换功能开启,引起了很多讨论。该功能的开始,将会如何影响 BNB?

  何一:币安链主要是基于整个一、二级市场的投融资、众筹和交易为核心做的开发。后来有很多反馈说币安链没有这个智能合约部分,所以我们经过今年的调整,上线后又新增加了 Binance X 开发者社区。

  同时,还有很多反馈说公链转到币安链上的代币,和这个 ERC20 或其它代币间的转换不是特别的方便,所以我们加紧开发启动了这个原子交换。在未来将可以看到,不管是在哪个平台,这些代币在币安 DEX 、币安主站都可以更好的流通起来。这意味着,市面上已知的很多 ERC20 代币,将会或多或少的将一部分的代币迁徙到币安的公链上面。

  比如,刘伯温论坛228333。当我们在讨论以太坊为什么强大的时候,其实是因为目前我们看到的大量的ERC20 的 Token 都是基于以太坊发行的。同样的,如果未来有越来越多优质的项目都是通过币安链发行的的,那么从一定程度上来讲,我们和以太坊是存在竞争关系的。

  最终还是要看哪一个公链能够支持的项目更多,而这些项目所能够覆盖的共识,即所产生的持有者以及应用场景有多少。

  小琬:9 月初币安宣布收购数 字 货 币衍生品交易平台 JEX。JEX 将以 Binance JEX 的身份加入币安生态圈,为用户提供包括期货合约、期权等衍生产品在内的服务。币安拥有原团队开发的合约交易平台 Binance Future,为什么还会选择收购 JEX?Binance Future 和 JEX 今后将是什么样的竞争或者合作关系?

  何一:首先我们要去理解,投资并购在传统市场都是非常常见的公司增长的方式。当我们去讨论 JEX 的时候,除了要看到团队做出来的产品,不管是指数,还是期权或是合约,我们还要看到这个团队背后是什么。

  JEX 团队是 2014 年时,我们在 OK 的老同事。包括他们的技术总监、合约的产品以及合约的运营,基本上是全班底。他们其实是非常技术宅的一群人,而且非常单纯。

  我们一直跟 JEX 团队就有非常积极的沟通,最开始我也邀请过他们加入币安,但他们还是有一个创业的梦想。最终的结果是该团队在市场和运营部分可能有些缺失,不能很好的市场化,太过偏向技术流。从这个维度来讲,币安可以帮助他们去做一些品牌输出,以及帮助他们规划战略方向。

  从币安角度来讲,我们是怎么看待这种不同的衍生品之间的关系的呢?其实,如果我们去看宝洁,宝洁旗下有着海飞丝、潘婷、飘柔等不同品牌,但其实都是宝洁的子品牌,对于币安来讲也是一样的,我们不会拘泥于币安目前已有的合约,或者已经收购的项目,如果市场上有任何优质的团队或人才,我们仍会继续保持开放的心态。

  同时,这些团队间又会独立地相互竞争。比如,当去奢侈品店买 LV 和买另外一个一线的奢侈品的时候,最后发现他们老板可能是同一家。

  在时间节点上呢,刚好是 JEX 及币安合约上线,被我们摆到了一个「赛马」这样的位置,我们也希望以这样的方式来刺激团队之间的活力以及迭代的速度。

  最终,不管是币安 Futures,还是 JEX 都是在给币安带来收入。其实我们现在上线也就不超过十天,目前,用户的增长规模是以日 100% 以上的速度在增长,挺出乎我意料的。目前我们会把这个手续费放的比较低,在未来,我觉得倘若我们合约收入达到跟同行一样的水平,应该会很快的反超竞争对手。

  所以,我们现在的规划是,不管来自哪一个合约的收入都会直接跟 BNB 的持币用户产生直接关联,包括之前所说的 Futures 的收入也会纳入 BNB 的销毁。

  小琬:我们都知道币安在合规上一直做的不错,BUSD 已获得纽约金融服务局(NYDFS)批准。据了解,币安美国交易所已经上线,目前共支持 BTC、ETH、XRP、BCH、LTC 、USDT 和 BNB 七种加密资产。目前 Binance.US 在合规上都取得了哪些成果,获得了多少牌照?

  何一:其实,大家经常会讨论一个话题,就是「USDT 会不会暴雷,以后会不会有风险」,基于大家的诉求,所以币安推出了BUSD,这在全球范围内可以说是最合规的稳定币,目前,币安也开通了将 USDT 换成 BUSD 的通道,也开通了用现金购买 BUSD 的通道,目前在海外颇受欢迎,每一天的当日充值额度都非常高。

  我相信,很快,BUSD 将会成为在区块链加密资产交易过程当中很重要的一个媒介。

  目前,随着 Binance.US 上线,大家也看到包括 BNB 也上线了 Binance.US。美国的合规情况比较复杂一点,在美国其实有 Coinbase 这样的竞争巨头,过去也有很多其它的交易平台试图进军美国市场,但是确实在发展速度上会比较慢,由于美国有 50 个州和一个特区,每一个州都需要去拿到州执照。要拿全国的执照,合规流程优惠更为复杂一些。币安目前采取的策略还是按照 Coinbase 的方法,一个州一个州地去拿执照,目前已经拿到了大部分州的执照。

  我相信,在未来无论是美国还是在全球范围,合规的交易平台都会成为竞争的主流,也可以换个说法:合规会成为一个核心的竞争力。

  小琬:我们可以看到,近两个月来,币安频繁地推出自己平台上的新业务。计划开通合约业务、开通杠杆交易、对标 Libra 做区域型代币启明星、开通理财产品币安宝、OTC 业务等等。上次在币安的媒体见面会上,你说接下来会在亚洲市场做更多布局,能给我们透露一下方向吗?币安下一步的战略规划是怎样的?

  产品的维度大概是三个主线,第一个肯定是以交易为核心了,大家熟悉的币币交易在中间,上边是法币交易,包括现在开通的法币通道,下边是衍生品,包括现在炒的比较热闹的合约。主流还是交易,币安宝、OTC 业务都是其中的一个子集,总体来讲是以交易为中心。

  虽然这个业务线目前发展得还比较快,但是确实不是一个非常赚钱的业务,且需要持续的、大量的人力投入。但这部分我们也会继续投入下去,不会因为这部分不赚钱就不做。

  这里还包括了我们的各个稳定币,也在该体系中。但除此之外,我觉得币安在进行这个往亚洲地区和华语地区倾斜的时候,我们需要做的几点:

  (1)需要去做好访问流畅的优化,目前所有的交易平台普遍都是在一个被「墙」的状态,我们在这个事情上会显得比较保守,如何处理也还在内部商议当中。

  (2)做好产品的优化。过去,我们确实觉得牛市久一点就久一点吧,对于合约总是觉得能晚点上就晚点上。现在便会发现,当熊市的时候,市场确实需要去对冲这种金融风险。

  (3)服务。大家经常会说币安的人比较「高冷」,其实如果跟我有打过交道的人都知道,我经常在群里面跟大家嘻嘻哈哈的,并不觉得自己是什么高冷的人。所以我觉得还是缺乏沟通,所以我们会花更多的时间去了解中国整个市场环境的变化。同时,也会把服务、尤其是大客户服务做好,我知道很多这个国内的平台可能大客户部门销售岗位比较多,币安过去其实是没有销售岗位的,这个部分也是我们做的不够接地气的一点。总的来说,一步一步改,今后也会在中国努力招聘一些销售岗位,能够给大家提供更专业的服务。让大家觉得「当我需要的时候可以随时找到币安的人」。

  我们希望我们和用户是朋友,希望朋友们给我们更多的建议,帮助我们成长。币安当然不是完美的,由于发展的速度太快,现在还有很多功课要补。但未来,我们会认识到问题并且解决问题。

  另外一个维度就是币安对于全球优质创业团队的态度,如果该团队是做区块链行业,并与我们上下游有所关联。币安会持开放的态度将其纳入整个生态体系。

  社群用户「Cherria」提问:币安推出了双合约,请问这两个合约产品在币安的价值和地位是如何考量的?

  何一:我前面其实用宝洁来形容,宝洁旗下会有潘婷、飘柔、海飞丝,其实对于币安来讲也可能会有一个 Binance futures 、Balance JEX,也可能还有其它。

  社群用户「Liesa NULS」提问:请问一姐为什么会在现在这个点收购 JEX 呢?为什么之前不做这件事情呢?JEX 自己有什么回购计划吗?

  何一:我们其实在 JEX 团队成立早期就谈过,但 JEX 认为本身团队比较完整,想去试一试。这几年我们或多或少也都有沟通,挖人就像拔牙,时不时要尝试一下,什么时候牙松了,团队也就被挖过来了。JEX 目前有 30% 的利润直接给到 BNB 的持有者,这也是币安对于所有 BNB 用户的一个态度。

  何一:以宝洁为例时,比如说潘婷的洗发水和海飞丝的洗发水有什么本质的差异吗?倘若非常熟悉工业社会的流程,洗发水的本质是非常接近的,唯一的差异是这个香料配方不同,还有其品牌定位不同。同样的,在合约产品上,JEX 本身他会有更强的币圈属性,而且我觉得他更了解这边的市场。

  社群用户「Liesa NULS」提问:请问启明星以后的发展?或说有一些国家他们想通过启明星计划发行自己的稳定币的话,怎么样会跟 BNB 产生关联呢?

  何一:目前,启明星计划相关信息尚未披露,启明星计划的信息尚不能过多开放,请理解。但总体来讲,假如我按照这位群友的逻辑去思考,如果某一些国家要通过币安开发的公链来发行自己的稳定币的话,那是不是意味着说,本身币安的公链在支持全球的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主流的货币的发行呢?那如果在币安的公链上有这么强大的应用,币安公链以及 BNB 的价格,还有什么可操心的呢?当然,这也不是绝对的一个方向。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